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抚州做近视眼手术怎么样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19 15:12:2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抚州做近视眼手术怎么样,南昌近视眼准分子手术,上饶怎么恢复近视眼,南昌准分子激光视力矫正,江西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后遗症,江西南昌角膜移植的风险大吗,景德镇眼科医院哪个最好

图片来源:摄图网

《慈善法》颁布8个月之后,业界本来预期的井喷式发展并未出现在慈善信托领域。

5月24日,在一个公益金融研讨会上,华宝信托总裁、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家族财富管理俱乐部科长王波指出,慈善信托的配套法律制度不完善是一大障碍因素,税收优惠尚未落地,若以股权与知识产权等非现金类的财产来设立慈善信托,还会面临现有法律无法解决的税务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以下简称《慈善法》)于2016年9月1日起开始施行。《慈善法》设专章对慈善信托做出规定,明确了慈善信托的监管部门为民政部门,慈善组织或者信托公司可作为慈善信托的受托人,并规定慈善组织与捐赠财产依法享有税收优惠。

正因如此,2016年被称为中国慈善信托“元年”。

华宝信托总裁、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家族财富管理俱乐部科长王波向界面记者指出,目前中国家族财富管理中,涉及慈善安排的主要有三种方式:直接捐赠给慈善管理机构、公益组织;自己成立公益基金会;设立慈善信托。在他看来,慈善信托与一般信托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其目的。“对于一般信托,委托人是受益人。慈善信托是他益信托,公益是目的。”

王波认为,设立慈善信托有两大好处,一是财产隔离;二是可以根据委托人的意愿,通过合同约定,利于慈善管理的分配管理与变更。企业通过公司体系捐赠,不仅资金安排的持续性更强,而且有利于改善公司形象。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副理事长刘选国在研讨会上也补充道,慈善信托也是家族传承的需要。

著名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就以“基金会+慈善信托”的方式运营,盖茨夫妇将个人所有的580亿美元资产捐献给基金会,2006年,沃伦·巴菲特也以合伙人身份加入,将自己85%的股权捐赠给基金会。其中,信托基金持有盖茨夫妇和巴菲特的捐助资金用于投资管理,并在必要时将所得款项拨给基金会,基金会则将来自信托基金的资金用于实施慈善项目。

而据新华社报道,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慈善和社会捐助处处长王萍今年1月份曾表示,自慈善法于2016年9月1日正式实施以来,多地积极开展慈善信托备案实践。从慈善信托金额来看,各地实践较为理性,多数慈善信托单笔金额为百万级或千万级,上亿的信托备案较少。从领域来看,聚焦科教文卫体领域的慈善信托占53%,聚焦扶贫济困的慈善信托占29%,聚焦生态环保的慈善信托占18%。

尽管《慈善法》简化了慈善信托的设立流程,但要在国内设立一个慈善信托仍非易事。根据中国慈善联合会2017年2月发布的《2016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截至2016年底,全国范围内共有18家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成功备案了22单慈善信托产品,初始规模达0.85亿元。

该《报告》指出,在已备案的22单慈善信托中,受托人既有信托公司也有慈善组织,但仍以信托公司为主。而且,这22单慈善信托产品均为货币型慈善信托,信托财产以货币形式出资产生。

直到2017年4月21日,由国投泰康信托担任受托人的“国投泰康信托2017年真爱梦想2号教育慈善信托”在北京市民政局完成备案,这才标志着国内首单以股权财产设立的慈善信托正式成立。

中国公益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高传捷曾对媒体指出,股权慈善信托的出现,是我国以非货币财产设立慈善信托的一大突破,不仅为我国慈善事业引入多样化的财产来源,也为社会公众参与慈善活动提供全新方式。

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秘书长朱秋霞认为,慈善信托应该成为“基金会的基金会,就是资助者的资助者”,以最大限度的发挥产业影响力。

据悉,该慈善信托的信托财产为1万股上海承泰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由承泰科技董事长张唯捐赠,主要用于支持全国素养教育研究与推广项目,并由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担任慈善项目执行人,北京市中盛律师事务所担任信托监察人,渤海银行担任资金保管人。

该慈善信托捐赠人、承泰科技董事长张唯在24日的研讨会上透露,该慈善信托的备案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沟通和博弈的过程”,包括和北京民政部门及信托公司的沟通。“这个信托其实标的很小,48万,如果我作为股权捐赠,就目前的沟通,要交10万块钱的税。”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最近一著名资产管理机构正和华宝信托讨论,考虑将一部分管理费和投资人的部分收益捐赠给贫困地区支持教育事业。但是,在梳理财富家族的慈善需求时,王波发现人们顾虑重重:“他们还是担心捐出的钱没有很好的管理机制,最终导致慈善目的无法达到,或资金被不当利用,他们对慈善信托运行的机制尚无概念。”

其次,王波指出,在实践中遇到的最大问题即慈善信托涉及的制度体系问题,尤其是税收问题。“现在各地的民政部门对《慈善法》的理解不一样,北京民政部门对慈善信托持开放态度,有些地方则差一点。在整个家族财富传承的过程当中,目前当然是现金捐赠或设立慈善机构是最方便的,一旦涉及到慈善信托,尤其是股权、知识产权捐赠,便会涉及很多税收方面的难题,这需要各方的配合努力才能解决。”

社会各界对于慈善的认知不够也使慈善信托的推广困难重重。国际公益学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在中国推广慈善,扩大社会认知的最重要的一环。“在中国,慈善的功能正在发生变化,”王振耀告诉记者,“在政府救助资金足够的条件下,慈善不应该是简单的救助,而应该是现有体制下的创新。”在西方,以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为代表,慈善的定义已经扩大到社会企业、社会服务业等各个方面。王振耀指出,西方的慈善是一种使命性探索,而在中国,慈善方式还是传统型居多。

目前,其担任院长的公益学院正积极推广“公益金融”,即“既能解决社会问题又得到一定金融回报,其根本目的是社会目标最大化”,慈善信托也是其中一部分。他表示,在政府和慈善家的共同努力下,公益金融的前景十分乐观。

而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慈善和社会捐助处处长王萍此前也透露,下一步,民政部将与银监会联合出台慈善信托的管理办法,鼓励更多的慈善资源进入慈善信托领域,并对扶贫济困领域的慈善信托予以税收优惠等支持。


来源:南昌普瑞    作者:摄影 记者 王娟    编辑:洪雨    责任编辑:王绍宗